打击京牌租售,灰色“买卖”能否成为历史?

“买卖的抓紧,时间不等人。”

2月17日,许多生活在北京的人,朋友圈都出现了类似内容,原因是北京市人民政府网站于17日公布《2020年北京市交通综合治理行动计划》(以下简称“2020计划”),其中有一条提出,“持续加大对租售小客车指标、轻微型货车非法改装和闯禁行等违法行为的打击力度。”

根据2010年开始施行的《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》实施细则,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仅限指标所有人使用,对于买卖、变相买卖、出租或出借小客车指标确认通知书的行为,由指标管理机构收回指标、3年内不受理该申请人提出的指标申请。

显然,《2020计划》对于已经形成成熟灰色产业链的北京车牌租售市场不是一个好消息,这也是许多在这条产业链上的人在消息一出来后便开始吆喝,让对小客车指标有刚需的人群趁着窗口期赶紧“买卖”的原因。

对于不合法的租售行为,“禁止”无可厚非,但一味“严打”是否就真能达到如期效果,让租售京牌成为历史呢?

中签率0.0365%,供需不平衡催生非法租售市场

2019年12月25日,北京市年度最后一批普通小客车个人指标配置结果公布。结果显示, 2019年第6期北京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335437个有效编码,2018年10月26日中签过期未用个人普通小客车配置指标49个,按规定纳入本期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配置,因此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84个,中签率为0.0365%(2740:1)!

而2019年个人新能源小客车指标额度为54000个,这些指标已在第一期分配完毕。如果按照目前的新能源指标分配规则测算,新申请者或将等待9年才能获得指标。

许多参与摇号多年的“老玩家”,心态也从最初每次公布结果的“满心期待”,变成等到未中签短信通知后才想起是摇号日的“麻木”。

据悉,目前的车牌租赁市场,租期越短,价格越高。租一个油标车,一年的费用在2万元左右,三年约4.9万元,五年约6.9万元;租电动车车牌的人相对较少,指标也较少,价格在一年1万元左右。但租京牌车主必须全款买车且第三者责任保险至少买到100万保额,同时机动车登记证要押到车指标人手里,风险较大。为了规避租牌风险,让指标“合法”落到自己名下,许多人选择通过办理假结婚来过户京牌。

根据此前央视的调查报道,假结婚过户京牌的费用,燃油车在16万-17万元,纯电车则是11万-12万元,中介2到3天能适配到指标对象,最快20天左右就可以办完。

虽然在这一过程中,交易双方会签署协议,但因为这一行为本身不合法,因此,所签协议并不受法律保护,买卖过程中“翻车”情况也十分常见。

但无奈市场对于京牌的需求迫切度多年来有增无减,即便风险存在且不低,依然挡不住消费者想拥有京牌的心,这一灰色产业链的发展势头依然没有减弱的迹象。

此次《2020计划》的公布,代表着北京市对于打击车牌租售行为的决心,但在很多人看来,这样的措施并不十分明智。

只“堵”不“疏”,打击效果或不乐观

“所有计划型的短缺商品,一定会有黑市交易,只要没有特别的危害,维持正常生产生活的方法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一名经济研究员在与笔者谈到《2020计划》时,颇为无奈,“黑市并不总是恶,政策性限制的基础上,再政策性阻断黑市,只会大幅降低社会正常运转程度,根本问题没有解决。”

无独有偶,中汽协有形市场商会常务副理事苏晖同样向第一电动网表示,当前疫情对经济冲击巨大,如果政府还是抱着动不动就打击的态度并不可取。

不过在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专家委员会专家、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原副巡视员李万里看来,打击不合法行为并没有问题。

“不合法的现象就要纠正。”李万里告诉第一电动网,“不过从宏观层面应考虑,在社经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,如何提高‘流动性’效率将成为重大课题。如果现有的方式和工具难以解决,就得寻求新模式、新平台和新业态。所以我的想法就是,既要重视当前的问题,更要关注未来的解决之道。”

虽然眼下看来有些只“堵”不“疏”的意味,不过李万里表示,“疏”的工作是长远大计,要从长计议,仅靠地方政府的能力并不足,所以不应过分指责。

目前,在市场“供”远远小于“求”的情况下,一不能提高供给,二不能降低需求,一味地打击需求端能带来多大成果,其实很难有一个乐观的态度。

对于此,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对于《2020计划》可以理解为管理需求,租售指标首先和政策初衷相违背,其次会产生一些安全隐患,打击是肯定的,但具体到执行并不太好操作,最终的打击力度到底有多大,会带来多大效果,并不好判断。

END